敦妻_中岛芃

中岛敦是由什么构成的?
暖阳,茶泡饭和一切美好的东西

今年万圣节,芥川龙之介又赢了。

*封面与内容无关

前天没有拿到手机所以延迟到今天的东西。希望还赶得上(。

中岛敦半夜醒来会做的三件事:喝水,起夜,数芥川龙之介的睫毛。


p2线稿

久违啊!!! 大家好,我是萌新中岛芃。

p1年龄操作,芥川君遇见过去的敦君。
   “别哭,我在这里。”
p2小红帽敦君,剩下一个蘑菇懒得画了

第一届横滨斗法大赛,最终胜者会是谁呢

 

 

敦啾和芥啾(⁎⁍̴̛ᴗ⁍̴̛⁎)
一个雪里生,一个煤里长

没画东西,意思意思混个更🤤

最近的鱼🐟

p2黑敦 p3曲梗:太阳系disco
p4p5是点图
p6p7简单的四格
p8是委屈得像沙皮狗的敦君

一波改图。可以看见敦君下一秒被罗生门洞穿的场景了🌝

镜花全程酱油役。

关于点图我有画,只是时间问题,相信我(…

为体重烦恼的敦酱,性转注意。
罪魁祸首是暗中施力的罗生门⭐️



好久不见?我考完了
其实考完好几天了但是一直沉迷补番,画画是什么东西,有番剧好看吗🙄️

一波改图。
芥川,你这么粗暴,敦君要哭的…!



不好好画画,整日摸鱼
瘫。

敦:芥川,你为什么送我一本书?
芥:补脑。
敦:………

其实送礼物的时候也很紧张的芥川君。还有收到礼物以后印象改观(无意识发了好人卡)的敦君。

我 我还活着,就是没画啥东西而已。
敦君的生贺这么晚才完成我也十分愧疚…。
生日快乐喔,敦君!
今后也一样爱你❤️

所谓充电。
芥川成分不足喔


其实我画这个就是因为手机没电了[doge]

芥川的脸意外的软!


大家好,今天当班的人不在,我是代班的中岛芃。
看起来太敷衍了有点儿心虚…。
不必在意细枝末节,有爱就好(什么

学pa
“来打架吧!”
“恕我拒绝。”


试图挽回我的图力。

不管被愚弄的是哪一方敦君的结局都非常可怜(´・ω・`)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愚人节的图,虽然晚了一天
不过请不要在意
相信我,我真的是敦厨。

“芥川学姐,一起去吃红豆冰吗?”
这样的国中生小姐姐们。

证明一下我还活着只是因为最近考试而且脑细胞紊乱陷入了瓶颈期。
(´・ω・`)

19岁的芥川龙之介和他捡来的14岁的小虎猫。
“谢谢你收留我!”
“芥川先生,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先生,没有早安吻吗”
穿着松松垮垮的芥川睡衣的敦君是世界的宝物。
敦君,要快点长大啊。(笑

点图汇总
最近瓶颈拖了这么久非常抱歉!
p1p2黑敦白芥
p3花海中一方死去的芥敦@
p4芥川揉敦君的耳朵和尾巴w

[新双黑]生日贺文

*芥川生日快乐呀!!!
*肝晚了可算是赶上了
*还是一如既往的ooc

——————————

芥川打天蒙蒙亮时刚睁开眼睛开始,就觉得不太对劲。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有什么东西被遗忘的违和感折磨着芥川的神经。

这种异常似乎从昨天开始就有隐约露出端倪。森鸥外突如其然地把芥川叫到他那儿去,上来就是一句话:“芥川君,你明天休假。”芥川疑惑呀,询问缘由,森鸥外也只是揉了揉爱丽丝的小脑袋,笑眯眯的不说话。

尽管还是一样的洗漱一样的收拣,相较平日却多了些微妙的不同。我一定是忘了些什么。芥川竭力回忆却像一团乱糟糟的毛线球一样找不到头。

芥川思考无果还是决定去工作,他无法适应过于清闲的生活。刚出门没几步路,他就在路口偶然见到了那只愚蠢的白虎——那是中岛敦。

说是偶然更像是有预谋的等待。芥川远远的就看见中岛了,清晨的街道行人疏疏落落,少年站在略显冷清的街道一侧,一头晃眼的白发很是引人注目。看他的样子像是在等人:他踮高了脚四处张望,努力把街道的尽头都收进眼底;眉头微微蹙起,抿紧了双唇焦急又期待。

他在等谁?

终于,探寻的目光落在芥川身上。那对前一秒还装满不确定的眸子倏地就亮了,像是点了一盏灯,毫不掩饰的喜悦让那双本就好看的紫金双瞳更加流光溢彩。中岛手里好像拿着什么东西,“哒哒地径直向着芥川跑来。

那是什么愚蠢的表情。

芥川虚掩口鼻眸底难掩嫌弃,他退后两步避开中岛,开口也如目光一样冷冰冰:“你怎么在这里。有何贵干?”中岛垂下脑袋盯着脚尖,偏首注意到芥川衣角蠢蠢欲动的罗生门,忙摆手抬高音调阻止他发动异能:“冷静,芥川你冷静。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我也不想一大早就把身上弄得破破烂烂。如果你一定要打的话我也没办法,不过在此之前——这个。”中岛伸出手,把手中端的稳稳当当的便当盒递至芥川目前,“这个,是我自己做的。”

芥川这才着眼于中岛手中的物什。这是什么?罗生门安定下来,虽然仍有存疑芥川还是接过了便当盒。不沉,先前捂在中岛手心里热得烫手。红豆的甜糯气息悄悄从盒里溜出来,丝丝缕缕钻进鼻腔。

芥川知道这是什么了。

人虎是不是在蓄谋什么?无事献殷勤。芥川腹诽着眯起眼,语气稍有和缓:“送这个给我干什么?”似乎是刻意避开的问题被不偏不倚戳中了,中岛的神色顿时有些不自然。他搔了搔脸颊,目光欲盖弥彰地飘向别处,声音硬是倔强的不带颤:“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吃早饭。不吃早饭怎么行,一会儿肯定会饿的,所以我给你带了这个。”

漏洞百出的谎言。

芥川也不恼,只是戏谑的向前一步。他当然注意到中岛的身体明显的僵硬了一下。

还是一样的不善撒谎。你难道不知道你努力掩盖谎言的样子有多愚蠢么?

“这样啊。”

压低的尾音里阴狠狠的藏着利刃,中岛冷汗直冒,咽了口唾沫决定用沉默代替反击。

随后是长久的沉默。中岛觉得真是像等待太宰先生按时到班一样漫长。芥川投以淡漠的视线,等着中岛缴械投降,他知道中岛不可能撑得住的。
红豆汤好像有些凉了,他无端的想到。

中岛终于在芥川的视线中溃不成军。“得了…”他认输似的长叹一声无奈地举起双手,“得了,我认输。我说就是了。”说的漂亮,话已出口中岛却又支支吾吾起来,窘迫地揪着一边偏长
的鬓角半天憋不出一句话。

真是怪事。明明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话到了芥川面前却堵在喉头什么也说不出了,头脑混乱的像打翻在地的一碗茶泡饭。肯定是因为芥川这个人太讨厌,从头发丝到脚趾缝都讨厌的紧,我才会什么都说不出,什么都想不了。

芥川仅存不多的耐心已经被中岛的拖拉消磨殆尽,这个人是被茶泡饭塞满了脑子吗?何必扭扭捏捏像个女孩儿。芥川剜中岛一眼,转身就走:“没事你就尽早滚蛋吧。”中岛急不过,手忙脚乱地抓住芥川。

豁出去了。

在芥川回头的茬儿他恼羞成怒地劈头盖脸把憋了许久的话大声甩给这个黑毛混蛋。

“生日快乐,芥川!”

芥川瞪大眼睛在原地愣了足足三秒。中岛发誓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芥川露出如此精彩的表情。只可惜没有相机记录这颇具纪念意义的一刻,中岛遗憾地想到。

芥川平复过来,自觉失态的轻咳一声,不自然的表情和方才的中岛如出一辙:“浪费那么长时间只想说这些么。”他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困扰他已久的异样感也荡然无存了。

人虎这个白痴居然记得我的生日。你这家伙总是在诸如此类毫无意义的事情上白下工夫。我不会因为这种烂俗的善意而感动,对你的态度也绝对不会改变半分,我不需要所谓的爱,你又为什么傻里傻气跑过来。我不知爱为何物,也不曾拥有爱这样的累赘情感,让我如何回报你?

算不上嫌恶也说不上喜悦,只是膨胀的安心感和别扭的满足感忽然充斥了胸腔,压的芥川有点喘不过气。他不轻不重的咳了咳。

还是应该谢谢他。出于礼貌。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唇角有不甚明显的扬起。

芥川闭上眼睛冷哼一声。



“哼。暂且谢谢你。”

点图之一,主题是芥敦。因为并没有明确要求是什么样的芥敦所以我就放飞自我了(´・ω・`)不小心划破手的芥川和超担心的敦君。
我也想被敦君舔伤口啊(´;ω;`)

【芥敦】发烧

*一个破画画的人的写文初体验
*可能…不,一定有ooc
*发烧是真难受。哭着说
*请多包涵,谢谢大家

———————————

中岛敦不知道他是如何昏昏噩噩地挣扎到家门口的。

他只觉得脚步虚浮,每一步都软踏踏的快要陷下去;头痛欲裂,脑子里像是在举行烟火大会,四处都绚烂的绽开,晃得中岛眼前一片亮闪闪。他勉强支起一只手敲了敲门,只发出无力的“叩叩”声。

敲门声虽不甚大,对于芥川龙之介这样听觉异常敏锐的人来说却也不至于听不见。但此时芥川正在浴室里——水流哗啦啦地融合了洗发水的柔和泡沫沿颊而下,较高处落下的水声恶质的盖过了敲门声。

中岛多次敲门无果,浑身脱力地倚在门框上。他无可奈何地任思绪飘飞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他责备自己,你为什么不带钥匙?他也责备芥川,你明明可以听见敲门声为什么不来给我开门?虽然芥川的确没听见,但是中岛哪里知道这些。头部的钝痛感像海岸的浪潮一波又一波的涌上来,身上的热量随着体温升高一点点流逝,骨头的缝隙间都灌了水泥一样的沉重,中岛几乎要倒下了。

中岛突然觉得很委屈,特别委屈,无比委屈。他在心里把芥川不留情面的教训了千万遍:这个混蛋,为什么不来给我开门呢?泪珠挂在眼眶里摇摇欲坠,他委屈呀。

使劲咬得下唇泛白,中岛怀揣最后的希望再次敲了敲门,如果芥川再不开门他估计会死在门口了。所幸敲门声终于被刚出浴室的芥川捕捉到,他快步走去开门。听着逐渐接近的脚步声,中岛突然体会到了绝处逢源、令人喜极而泣的欢喜。

怎么以前芥川给我开门我就没有这么开心。

伴随着锁扣滑过的“咔哒”声,门终于打开了。

“人虎?”

芥川第一眼看见蔫哒哒的中岛心中就已了然。他双颊烧的通红,脑门上似乎可以看见具现的热气正在往外冒,一副饱受病痛折磨的模样。

肯定是发烧了,这只蠢虎。

中岛只是恹恹的撑起眼皮瞥了眼芥川就一言不发的挪进卧室。芥川停顿了好一会儿去思考为什么方才在中岛黄昏色的瞳仁里看见了如此强烈的、类似于委屈的情绪。眼角亮晶晶的难道是眼泪吗?

芥川受到无视自然是有些气的,但看见中岛那副病怏怏的样子竟也没多找茬,只是耐住性子跟上中岛迟缓的步伐。上一次人虎这么没精神好像是超市里茶泡饭脱销的时候,芥川隐约回忆起来。

中岛兀自走进房间,瘫坐在床沿如释重负般长舒了一口气,脊背弯的像撒进茶泡饭里的虾米,隐约漏出几声高温带来的压抑低喘。

芥川吞咽了一下。

“你怎么了,人虎?”问题出口芥川自己都觉得愚蠢至极。他习惯性地蹙起寡淡的眉毛,抬手试了试中岛额上的温度。中岛身上传来的热浪芥川站着都可以感受到。

很烫。

芥川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算得上温柔地拍拍中岛的肩膀:“起来。带你去医院。”中岛也没挪窝,只是狠狠地瞪着芥川,恨不得从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上硬生生瞪下一块肉来。

瞪着我干什么?

芥川被他瞪的全身不自在,正欲开口发问,就看见中岛的眼泪开始啪嗒啪嗒往下坠,砸在揪紧了七分裤布料的拳头面上可怜兮兮地碎成几瓣儿。一向不擅长应对中岛敦眼泪的芥川龙之介这下乱了阵脚,忙凑上去拍拍中岛红扑扑还缀满泪痕的脸蛋儿,嘴上却还是不饶人,语气是一贯的恶狠狠,像是全然无视了中岛的眼泪:“哭什么?你是白痴吗,快起来去医院。”

中岛敦本来就委屈,一见芥川这样恶狠狠的就更委屈了。你不给我开门就算了,怎么现在还凶我呢?越想越委屈,眼泪就凄凄惨惨的掉得更凶了。

芥川也是没辙,只能扶住前额在中岛身侧坐定。老实说,现在芥川心情有些复杂——这种异样感源自中岛敦糅合了愤懑与委屈的目光。少年光掉眼泪发泄一下还不够,非得瞪着芥川才解气,才觉得稍微没有那么难过。就算抽抽哒哒地打着哭嗝也要瞪,这是中岛独有的幼稚的固执。

原先就不怎么锐利的目光裹了一层亮晶晶湿润润的泪水更显绵软无力,目光中灼灼的怒意也被泪水泡发了变得毫无气势,戳在芥川身上脸上不痛不痒,却像涟漪似的一圈圈漾起他心底所剩无几的同情或是更多别的感情。

鬼知道为什么,芥川龙之介尤其讨厌看见中岛敦掉眼泪。泪滴砸在芥川心坎里,扰得他一阵心烦意乱。

你是白痴吗?多大的人了一言不合就哭哭啼啼,毫无意义的软弱只会招致更多的欺侮。

想了想还是有点儿过意不去。芥川心说,我可能需要对这只蠢虎好一点儿,生病了居然也怪可怜的。于是典型的行动派芥川龙之介决定将这个想法付诸行动,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他揽过中岛耷拉着的脑袋,拨开被虚汗沾浸的额髪在眉心正中印下一吻。尽管轻飘飘的但这的确是个吻呀。芥川原本凉凉的嘴唇因为中岛的高温晕开了温度,连带着这个吻一起变得热乎乎了。中岛无措地止住目光的攻势,眨巴着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芥川看,好像芥川脸上突然开出花儿来。芥川还是一脸中岛敦最讨厌的臭屁表情,语气却出人意料的柔和许多。

中岛看见芥川的两片薄唇开始动了:“止住你的眼泪,敦。不管你是为什么委屈,现在先跟我去医院。”

仍有些不甘的抿了抿唇,中岛闷闷的挤出一声:“嗯。”

脸上更热了,中岛想。


谁知道是因为发烧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中岛乖乖地跟着芥川去了医院。

他走得昏昏沉沉歪歪扭扭,艰难地向着医院行进。中岛脑子里浆糊似的一团糟,只记得芥川胡乱给他套上了口罩牵着他在往来的人流中穿行,芥川在前边走,他在后边跟。

可能是烧的更厉害了,他眼前像蒙了层雾,一切景物都是模糊扭曲的;身上一阵冷一阵热,上下气流激烈碰撞直往领口里灌。中岛不由得狠狠打了个寒战。

中岛甚至想着,如果我就这样病死了——如果我病死了,我会把我的全部财产都留给芥川,床下的、桌脚的、柜里的,都留给他。虽然没多少,但是我想不到还能给谁。我还要告诉芥川,他之前找不到的无花果,被我藏在冰箱角落里了;他给我发过的信息我都有保存在手机里;他莫名丢失的钟爱的书,都是我为了报复他丢掉的;我的私人桌屉里还有很多很多张他的照片;甚至他每天早晨落在枕边的发丝,我都有好好用一个小木匣收起来,放好。

我还要告诉他,我很喜欢你呀。

我还想在死前留着最后一口气亲亲他。

中岛有一搭没一搭地胡思乱想,一个趔趄猛地回过神,我明明还活着啊。醒醒,中岛敦,你的日子还长着呢。

这样想着中岛突然没来由的傻笑起来。

芥川感觉到中岛的踟蹰不前,只是回首看了看他,无言握紧他的手。中岛回握住芥川的手,迷迷糊糊地寻思着。是我看错了吗?刚才芥川黑黝黝的眼睛里边是担忧吗?

中岛使劲摆摆脑袋。你一定是烧糊涂了,烧的很严重。

某种复杂难言的情感压过了高烧的不适,在心中百转千回好不容易到了嘴边儿又被生生咽下去。中岛笑嘻嘻地、更加用力地握紧芥川的手。



只要牵住这只手就好了。





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设定是有2cm身高差的10岁小芥川和8岁小中岛!小芥川需要努力喝牛奶补上身高差喔www
小芥川因为父母的奇怪兴趣被强行套上女装养大(虽然已经习惯了x)小中岛是刚搬来不久的邻家小少年。小中岛在见到小芥川的第一眼就对他一见钟情,展开了不屈不挠的强烈攻势。虽然目前小中岛还不知道小芥川是男孩子不过总有一天会知道的wwwww
“发现我喜欢的女生居然是个男孩子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p1p3普通的芥敦
p2是没骨气的敦君短漫
p4隐性双敦

p1水手服敦
p2性转条漫
p3太敦
p4p5黑敦和白芥
p6双黑

新双黑的情人节!●梗有参考

最近在倒腾手书所以没有摸鱼。放一些手书里的图吧( ´•̥̥̥ω•̥̥̥` )

人家拿小拳头捶你胸口哦

© 敦妻_中岛芃 | Powered by LOFTER